末代皇帝--时代的悲剧

最近看的《末代皇帝》,电影挺长,有三个多小时似乎,不过全程都很享受,看完了还有些不舍,我想这大概就是好电影了吧。
电影讲述了大清朝最后一个皇帝,爱新觉罗-溥仪的一生。溥仪三岁时被强行抱到皇宫和亲生母亲分离,由奶娘照顾,入宫后迷迷糊糊地就登基了。登基大典可真是隆重,可惜小皇帝眼里当时只有大臣手中的蛐蛐(这个蛐蛐可了不得)并不在乎江山社稷这些个东西,不过,他倒是得懂才行呐: ) 言归正传,电影有两条线交叉进行,一边是成年后,被押送去改造的溥仪的故事;一边是由情节发展陆续插入的他之前的回忆。这部电影我认为最难得的地方是,它把书本上对溥仪的空洞描述,以一种艺术化的手法演绎出来,塑造了一个有血肉、有温度的溥仪。 由于是在故宫实地拍摄的原因,场景很大气,演员表演也很走心,里面的太监我印象深刻,毕竟别的电影里没见过姿态、声音均如此怪异的形象,后妃的衣饰妆容也很良心,一个个的都很吓人。 不揪住史实不放的话,我认为电影很大程度还原了许多场景,包括大量故宫内景、文革时的忠字舞等等。

说回溥仪,他的一生似乎就是个杯具,基本没有把握政治实权的经历,年幼时,不知政治为何物 日日在太监的伺候下养出一身固执又懦弱的性子;年少时受庄士敦影响,接触了一些西方的先进知识,还萌发了去西方留学的美好想法,然则面对早就变了天的大清朝,他连出城门给母亲奔丧都做不到,更不谈其他了。之后军阀混战,他被冯玉祥赶出紫禁城,到天津过起了完全西化的自由生活 日本人此时的金钱资助给了他追求自由生活的条件,却也蒙蔽了他的双眼,我想他要是真想留学 这个时候应该实践了,然而他过着舒适的日子,早就忘了这茬,可见命运的杯具也不是没有理由。 这个阶段有意思的是他的淑妃文绣,感到自己再也得不到溥仪的宠爱,便干脆的离了婚,虽然最后以终生不得再嫁的代价出走,却避免了之后婉容(溥仪的皇后)的悲剧,相比溥仪,文绣实在是个有勇气 有决断的女子。(左1为文绣) 舒服的日子向来不长久,很快慈禧的墓被挖了,觉得自己被国民党欺骗了的溥仪,不顾旁人的劝阻,非要叛国去做伪满洲国的皇帝,这大概只是一个导火索,从来没有过实权的溥仪,这时候已经很想尝尝权力的滋味,然则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谁都看的出来日本人只是想利用他,他却天真地说出要利用日本人统治东北的话。

之后发生的许多事情已是不忍回首,不过是重蹈傀儡皇帝的路,不过不管我之前多么不喜欢溥仪自以为是的样子,在看到他在大厅慷慨激昂地表示满洲国当和日本等诸多国家享受平等的关系却只看见座下的人满脸讽刺的起身离开时;在看到婉容被送走,他疯狂追出去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婉容上车,自己被持枪卫士挡在门内时,亦心生悲恸。人终究是弱小的,他也只是历史前进的洪流之下,无能为力的微粒罢了,因为做错了选择,便失去了太多东西,权力也就罢了,本来就没有,只是后来,自由也没了。再之后,苏军入东北,溥仪自杀未遂,被强行改造,便是后话了。 整部电影里,门似乎是个很隐晦的东西。少年时,溥仪生活在皇宫,门外是如火如荼的示威游行 门内仍是腐朽不堪的大清王朝,门里的溥仪出不去;青年时,溥仪生活在东北,门外是失子而疯的爱人,门内是冷眼旁观的日本人,门内的溥仪还是出不去。

一生这么短,于溥仪来讲,被关在门内的日子占了多数。有时候陪伴他的,是表面顺从,内里贪腐的太监,有时是野心勃勃,伺机而动的日本人,一步一步,真心爱他的人或被谴走,或自行离开,终于他只剩一个人了,这怪谁呢,谁都有罪,他、太监、日本人都不过是推波助澜的一部分,究其根本,是他的实力配不上野心,也是不可抗的历史趋势。 人生一场大梦,回到故宫游览的溥仪,从龙椅后掏出当年的那只蛐蛐后便消失了,电影也走向尾声,作为看客,纵有多少感怀,不过数日便会消散,但亲近那段历史的美好,将常留与心。